切换到宽版
  • 526阅读
  • 0回复

裙带与金元:为何关系最硬的美国企业能获得大量小企业救助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青光眼手术专家

      文/Maneet Ahuja & Antoine Gara
      
      薪酬保护项目的初衷是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小企业提供援助。但是,从该项目获得大量资金的是那些关系最硬的企业,而不是最需要帮助,最值得帮助的企业。
      

      
      J Novack为本文进行了进一步报道和编辑。
      
      Dallen Ormond 今年49岁,是护理医师,也有士学位。他和另外3位医生是Families First Pediatrics的所有者。该公司在犹他州盐湖谷有两家诊所,共有9名医学士,8位护理医师,以及另外75位员工。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非必要医疗服务停摆,这两家诊所的接诊数量和收入均遭腰斩。不过,Ormond认为,国会可以对他施以援手。有了薪酬保护项目,公司就一个人都不用裁。
      
      4月3日,就在按照新冠病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获得批准一周后,总额3,490亿美元的薪酬保护项目开始接受申请。Families First平时与摩根大通银行往来,Ormond便按规定向该行提交了55.7万美元的救助申请。他表示,银行告诉他,Families First是盐湖城第4家申请的公司。按照薪酬保护项目的规定,美国小企业局将担保相当于按照申请者2019年平均工资额计算2.5个月金额的(平均工资额最高为每位员工10万美元)。只要申请者在发放后的8周向所有员工全额支付工资,的75%都用于支付工资,其他资金用于按揭、租金或公用事业费等特定用途,那么该享有免税和一定金额的免偿待遇。员工数量不满500人的所有企业和非营利组织都有权申请最多1,000万美元的;根据一项特别条款,餐厅和酒店连锁企业如果每个门店员工不到500人,也可以申请。
      
      乍一看,这项救助政策简直就是为Families First Pediatrics量身打造的。该机构训练有素的员工每年为数万名儿童提供护理。有了这项政策,其员工就能安然无恙。4月17日,银行通知Ormond称,申请已经批下来了。但是,为时已晚。薪酬保护项目的资金已经告罄。但是,就在资金用完之前,摩根大通却为Ruth’s Hospitality Group的两家子公司提供了2,000万美元的薪酬保护项目资金。Ruth’s Hospitality Group是牛排连锁企业的母公司,在该行有其他。Ormond在发给福布斯的电子邮件中不满地表示:“请告诉那些位高权重的人,等到这一切都过去,他们继续品尝一份50美元的牛排时,如果他们有刚出生的孩子,我希望他们能找到人来救这些孩子的命。”
      
      Ormond后来接受了采访,表达了不满。和他同样抱有不满情绪的,不仅有薪酬保护项目申请者,还有机构和精明的生意人。银行在忙着向外派钱时,对某些客户有所青睐。他们拿着国家的钱去维护与大客户之间的现有关系。此举的逻辑在哪?即使得到全额担保,最好还是和自己最了解的企业打交道。
      
      达拉斯独行侠队老板马克·库班巧妙地总结了当前的情况。他表示,“完全有理由”相信薪酬保护的分配依据就是关系硬不硬。他说:“一些客户最为银行了解,银行予以这些客户的(援助)也批得最快。这些客户在银行的小企业客户中很可能是规模较大那一批。这是因为,银行打交道时间最长的就是这类企业。现在,银行员工不足。刺激项目的资金有限,银行和小企业一样要你争我赶。各种因素一起发挥作用,就出现了现在的局面。”
      
      美国政府并未公布申请成功者的名字。但是,分析财政部的数据就可以发现,建筑企业获得资金450亿美元,比其他行业都要多。但是,多数州的建筑工程并未停工。获得资金第2多的是专业科学技术类企业——虽然律师、会计和财务规划人员在家也能工作,但是他们依然申请救助,没有任何限制。
      
      还有一批企业也获得了救助,听起来令人吃惊——上市公司。毕竟,其中一些企业的业绩本就不好。我们发现,共有71家上市公司拿到了钱。其中,7,500万美元发给了Potbelly、Jura Sushi 、Texas Taco Cabana等餐厅连锁企业,以及Ruth’s Chris、Shake Shack和Wendy’s加盟经营企业Meritage Hospitality。
      
      我们发现,共有超过1.75亿美元提供给了非餐饮类上市企业,很多企业自90年代和21世纪最初几年就已经上市,并且在任何人听说过新冠肺炎之前就已经经营困难。这些领取薪酬保护项目救助的企业总亏损超过80亿美元,有多家企业的股价不到1美元。
      
      其中,MannKind是一家位于加州西湖村的生物科技公司。过去5年,该公司亏损5亿美元,股价下跌幅度超过95%,现在已经降至1美元多一点。该公司曾一度提醒投资者称:“人们十分怀疑本公司能否持续经营下去。”该公司创始人Alfred Mann于2016年去世,当时身家已达到10亿美元。摩根大通为该公司提供了490万美元薪酬保护项目。CareViewmunications为医疗机构生产临床视频监控设备。去年,该公司烧掉了200万美元的现金,累计亏损达到1.76亿美元。该公司股价为0.01美元,年底时报告资金仅剩27万美元。不过,该公司借助薪酬保护项目从俄克拉荷马银行获得了近80万美元的现金。
      
      一些行业看似几乎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却也获得了大量。Veritone Inc位于加州科斯塔梅萨,开发人工智能软件。该公司过去3年亏损1.82亿美元,此次却从SunWest银行获得650万美元。Biolase位于加州欧文,生产牙科医学设备。该公司上市已超过25年,累计亏损2.32亿美元,却通过薪酬保护项目从太平洋商业合众银行(Pacific Mercantile Bank)获得300万美元。2019年底,上述两家公司都就持续经营问题向投资者发出过警告。
      
      初创企业尼古拉汽车公司从事氢动力卡车业务,估值已经达到几十亿美元。该公司通过薪酬保护项目从摩根大通获得410万美元。3月,该公司宣布与上市公司VectoIQ合并。后者是通用汽车前副董事长Steve Girsky成立的企业。该合并案价值33亿美元,募集资金包括富达、对冲基金ValueAct Capital等投资巨头提供的5.25亿美元注资。该合并案尚未完成。尼科拉汽车的首席财务官Kim Brady对福布斯表示,该公司之所以要通过薪酬保护项目,是要作为过桥现金使用,在合并完成时保留前述公司的大约300名员工。尼古拉汽车的首席执行官Trevor Milton也是亿万富豪。据报道,他曾经于2019年豪掷3,250万美元,在犹他州买下一处牧场,创下了房地产纪录。
      
      Brady说:“高估值和有现金是两码事。我们还没有实现收入,有很多花销。我们花钱的速度很快。” 薪酬保护项目的资金应该用于避免员工失业。Brady表示,这笔救援资金体现了有关法律的精神。他说:“我们正在保住薪酬高的岗位。”
      
      Verb是一家位于奥斯汀的人力资源初创公司,有30名员工,公司的客户有全食超市、Facebook、约会网站Bumble和英国出版商Pearson,公司早前发展很好,但现在却没那么幸运。疫情爆发以来,公司的收入下降了一半。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uzi Sosa联系了两家打过交道的银行,发现“他们都没准备好接受申请”。
      
      于是,她又去求助新泽西州利堡市的银行Cross River。这家银行既提供小企业疫情救助金又有金融科技。4月5日,Sosa收到邮件,被告知Cross River的薪酬保护项目资金已用完,但是如果有第二轮资金,Verb的申请还是有效的。
      
      尽管看起来都合法,但是数千亿美元的资金用的太快,简直前所未见,这里面大概率有诈。由于项目推得急、银行处理申请程序时优先考虑自身利益、国会做出的一些决定本身就有问题,这才造成了不公平的局面。目前,国会准备再批31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薪酬保障项目,但如何最公平的分配纳税人提供的资金,还是个问题。
      
      一个重要的政策决定:国会没有要求薪酬保护项目的接受者必须直接受到停工影响或受重创。这个标准跟员工稳岗税务补贴(Employee Retention Tax Credit)的申请标准形成鲜明对比,员工稳岗税务补贴可没那么大方,每个员工最多能获得5000美元。为了获得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的这项援助,雇主必须营业收入比去年同季度减少了50%,或者因政府的停工令暂停全部或部分商业活动才算合格。
      
      但是,国会决定,符合薪酬保护项目标准的企业只须证明“当前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使该企业必须要提出请求,来支持其继续运营”。
      
      为什么更大方的薪酬保护项目不能和税务补贴标准一致呢?项目推出当天,参议院小企业委员会的主席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对NBC表示,银行抱怨这一要求会放慢流程,“我们意识到没有企业可以不受影响”。但是,他补充道:“我不希望看到有文章写因为资金雄厚、融资充足的公司用光了所有的救助金,现在我们没钱帮助小企业了。”
      
      不过现在,新闻头条全是这样的消息,而且不满越来越强烈。周日,Shake Shack的创始人兼董事长Danny Meyer还有首席执行官Randy Garutti在领英上发布消息称,会把上周收到的1000万美元的薪酬保护项目还给小企业管理局,这样最需要资金的餐厅就可以申请。Shake Shack目前市值为16亿美元,手头有现金1.12亿美元,最近刚出1.5亿美元的股票)可惜,返还的资金没办法集中发放给有需求的小企业。
      
      鉴于目前的情况,银行的所作所为就没什么奇怪的,甚至可以说是意料之中。Ready Capital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Tom Capasse表示,“银行会选择大客户,他们基本是根据量来确定关系好坏,量最大的就是跟他们关系最好的。”Ready Capital位于纽约,是一家专门从事小企业管理局和商业地产的非银行机构。“大客户的敞口更大,有助于减少其自己的信用违约,那么银行自然会倾向大客户。”
      
      4月3日以来,Ready Capital已向40,746名借款方提供了30亿美元的薪酬保护项目,平均每家获得72,803美元。相比之下,美国财政部上周五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薪酬保护项目中最大的机构摩根大通发放了140亿美元的,共27,307家企业获得救助,平均每家获得515,304美元(该报告没有点出摩根大通的名字,但很容易看出来)。这份报告显示,共计4,975个机构发放了3,420亿美元的,共166万借款方获得援助,平均每笔206,000万美元。
      
      摩根大通在网上发布声明称,4月3日(周五),第一波的粗略申请上线一个小时内,摩根大通从对公银行客户那里收到了75,000份申请。4.6(周一),摩根大通仔细研究了小企业管理局的要求,推出了全新的更加细化的申请表,要求提交更多的材料,包括国家税务局(IRS)表单941(含有工资税)。摩根大通表示,解决了一些问题(包括小企业管理局的申请系统,需要手动输入信息等)之后,“我们想按照4月3日的申请顺序来处理”。但是,摩根大通补充道,某些申请需要更长的审核和处理时间。简单来说:先到先得——算是吧。
      
      国会在准备拨第二波资金,约3000亿美元, Mark Cuban建议用抽签方式发放。这种做法似乎很公平,但出于政治原因,几乎不可能这么做。现实情况是,民主党人坚持把更多的资金投给跟银行没有裙带关系的小企业。现正在谈判的3100亿美元资金之中,民主党人希望拿出600亿美元的资金给主要负责农村地区、少数群体以及不与银行定期往来的人士的机构。
      
      寻找一条通往更加平等的康庄大道并非难事,只要把第二轮向社区发展金融机构(CDFIs)倾斜即可。相比摩根大通、花旗银行等大银行,这些当地银行与街道小公司保持着长期合作关系的可能性更大。
      
      高盛城市投资集团为房地产项目、改善服务欠缺地区的社会企业提供融资服务。该集团负责人Margaret Anadu表示:“如果你是一家小企业,从来没和大银行建立过借贷关系,那你在长长的等候队伍中毫不起眼。我们首席执行官告诉特朗普总统,他坚信3,490亿美元的资金中必须有专款提供给社区发展金融机构和其他目标明确的借贷机构。”她强调:“社区发展金融机构成功获得这笔资金是工作的重点。”4月7日,高盛宣布已向小企业借出5.25亿美元,其中拨给社区发展金融机构2,500万美元。
      
      公平点说,薪酬保护项目受益人不仅值得救助,而且有人脉。Hotelplanner位于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是一家旅行预订网站,专注于团体预定业务。新冠危机前,这家拥有120名雇员的公司今年有望冲击5,000万美元营业额。该公司的运营总监Bruce Rosenberg称:“业绩下滑超过90%。”大环境如此,公司似乎也有资格获得薪酬保护项目。然而,Rosenberg直言,认为Hotelplanner是凭借公司与PNC银行区域高管的深厚关系才获得了总值140万美元的。”
      
      随着“关系”的定义有了新的外延,不管中间人是大银行还是小银行,银行建立的私人关系成为获批薪酬保护项目资金的关键。工程公司Engineered Tax Services创始人Julio Gonzalez的数千名客户全是为了获得特殊减税服务而来(该公司通过研发减税等税收优惠政策为客户降低成本)。他的客户凡是获得薪酬保护项目都是在总裁级别与银行有良好的关系,多数情况下这里指的银行是地方银行。
      
      Nabil Cabbabe是位于密苏里州的小银行Bank of Houston/Spirit Bank的总裁,该行资产为3.4亿美元。他表示,该行借出的970万美元的全给了此前他在大银行上班时结识的公司。Cabbabe自己希望可以为他和妻子共有的课外健身中心(处于停业状态)申请到一笔21,400美元的薪酬保护项目。健身中心以往接洽的大银行没有理会Cabbabe的请求,他联系了工作于社区银行的朋友。这名朋友接受会计软件QuickBooks的截图作为2019年工资支出的证据,通过了他的请求。
      
      除了银行对某些顾客有偏爱外,还有其他影响因素。Cabbabe等人认为银行很难给非客户群体,因为政府没有下令在进行薪酬保护项目时就不需要遵守“了解客户”的反洗钱规则。然而,他认为大银行也有不当行为,提出薪酬保护项目本来没有的要求,拖慢陌生客户的流程。比如,银行在企业员工数量足够的情况下仍要求提交纳税单。(公平地说,银行此前因为美国政府屡屡违背诺言而受到损失。)
      
      多数受冲击最为严重的企业拿不到还有一个原因——薪酬保护项目的双重目标:避免企业裁员和帮助企业随时复工。随着薪酬保护项目落地,美国联邦中小企业局局长Jovita Carranza在4月2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称:“我们希望员工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做好准备,不会失去工作。我们希望企业挺过危机。”当然,有些亟需帮助的企业在国会行动前就已经开始裁员了。为解决这个问题,国会出台了一条意义含糊不清的条款,企业拿到资金后,重新聘请被裁员工并提供8周满薪。如果满足该前提,政府可豁免薪酬保护项目。
      
      对于一些企业主而言,这听起来像是个残酷的陷阱。8周后,他们可能还是要停业,还是不得不再次解雇员工。独立餐厅联盟(The Independent Restaurant Coalition)是一家美国行会团体,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组建。该协会预计餐厅开业后销业绩将下滑50%,疲软表现最长可持续18个月。餐厅联合请求:允许复工后,满负荷运作的情况下,请给他们三个月时间请回他们的员工。
      
      联盟创始成员Camilla Marcus在曼哈顿苏豪区经营着一家餐饮业。他表示:“利润率从10年前的20%一路滑坡至现在的5%。餐厅顶不住50%的收入下降。只有各级政府与这个行业一起协力合作,我们才能重新开张,才能慢慢地、艰苦地恢复生意。”
      
      各行各业的企业境遇相同。无论如何,众多企业的前路崎岖颠簸。
      
      译 Erin, Young, Joe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