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43阅读
  • 0回复

将来人人都要打新冠疫苗吗?白岩松问了院士,信息量超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参军近视手术哪种好

      病、药物、疫苗,中国的科研攻关进展如何?
      
      昨晚新闻1+1,白岩松连线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就新冠疫情防控的科研项目相关进展等问题进行解读。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对病的研究,可以用万里长征第一步来形容,面对病,它从哪儿来,将到哪儿去,它是什么样子,我们到今天为止也是只了解了一点点,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新冠病致病致死率弱于SARS和MERS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新冠病可能是目前冠状病里传播性非常强的一个病,从致病致死率来讲弱于SARS和MERS。它的特点是高传播性,低致命性。它的传播途径和快速的传播力度,让我们防不胜防。
      
      病在中国到今天仍未发现有重大突变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病要存活下来,变异是必然的。现在全球有很多文章在描述病发生变异的情况。但从中国来看,病变异并不显著。到目前为止,从1月11日发现病,测了全序列之后,到今天依然没有重大的突变发生。这跟国际上其他国家发现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
      
      病只单一侵染某一个器官不太现实
      
      白岩松:从你们观察和研究的结果看,这个病除了攻击呼吸系统,是否会攻击消化系统以及其他的系统和器官?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从过往经验来看,病只单一的侵染某一个器官可能不太现实,所以现在对病多方面的器官研究也在开展。近期可能会有一些新的结果公布。至少在很多检验里已经发现:在其他脏器里也有病的存在,后面的工作依然在进行。我相信时间会告诉我们:它的危害到底在哪些方面,是针对哪些器官。
      
      发现鉴定并公布病全序列是重大突破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1月11日发现病并鉴定全序列是抗疫工作最根本的突破,如果没有全序列的话,就无从研究诊断试剂,也没有办法去做开发疫苗的相关工作,所以发现并且鉴定公布全序列,这是抗疫工作的重中之重。
      
      到底为什么会有无症状感染者?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新冠病具有狡猾性,在病进化里把自己伪装起来并不断传播出去。部分的所谓无症状感染者,或许是还没有发现更有效的检验手段和检测的试剂,可能我们没有发现更值得关注的重要的症状和临床检测的标记。病初期发展没有那么强的侵害性,它的危害体现在人体潜伏以后它暴发的症状,所以在未来的防控过程里,如何更早地预防、预警、检测,并且有一些明确的防范手段,是主要攻关的方向。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在短短这点时间里,检测试剂和装备的发展非常迅速。基于1月中国公布的病的全序列已经开发了很多种不同的检测手段。检测的灵敏度、检测的时间,都在不断向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现在国家药监局已经公布了多批检测试剂盒和相关装备,部分装备也在向海外推广和出口,这些让我们在检测手段上有了革命性的更新。这几个月时间里看到了技术大幅的换代,也看到科研工作者为了不断有更好的检测手段而努力。
      
      哪些部位应该检测还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试剂使用最有效的检验手段就是在检验过程里面是否真正有效,除了检验的灵敏度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就是检测的真实性,到底在哪些部位应该检测,我们对病了解多少,在哪一个阶段病在不同部位存在的数量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还需要一个更深入的研究和了解。
      
      新冠病未来能做到自测吗?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在目前已经公布的部分产品里面已经有了自测或者在社区应用的一些场景化的设计,希望未来有一天,检测手段可以便捷到我们每一个人在药房,在任何地方可以非常便捷地完成这些检测,这是我们研发的目标。
      
      抗体已有一部分在药监局报备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现在抗体有一部分已经在药监局报备了,尤其是在现在的研究过程里面,很多的抗体是用最新的技术做的。这些抗体希望在很短的时间里面有一部分可以完成动物实验,并且真正走向临床,检验它的有效性。
      
      疫苗研究有自己的特性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疫苗的研究跟药物一样,有自己的特性。针对这次病疫苗的研发,并不是从头起步,这么多年来抗击过埃拉、MERS,这些基础让我们在此次疫苗研发过程中有了很多前期的积淀。所以现在疫苗研究和后期审批流程速度是加速的。
      
      疫苗应该不是只有一种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疫苗也随着病的变化不断变化,最终的疫苗应该不是一种,针对不同的病,会有不同的疫苗,针对不同的变异,也会有不同的变化,这个过程里,期待大家能有一个多渠道的研究途径,最终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完成这种疫苗的研发和应用。
      
      疫苗研发要尊重客观性,尊重科研规律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如何尊重客观性,是抗击疫情最核心的一件事情,科学在药物研发、疫苗研发、在所有抗击疫情的研究过程里都有客观规律,人类在跟疾病战斗的过程里,积累下来最宝贵的经验就是如何去应对它,这些经验尽管在抗击疫情紧迫的关头里,我们依然没有放弃,所有科学的规律都得到尊重,大家看到的绿色通道只是在行政审批和审批与科研的结合上提供了无穷多的便利,但是科学的价值,科学的研判,科学的考核,并没有任何的缩水。
      
      将来人人都要打新冠疫苗吗?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我们也有流感的疫苗,也不是所有人都打,我们期待这个病有更好的治疗手段,能有更好的防疫方式。
      
      特效药离我们还有多远?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特效药在研发过程中,到目前针对冠状病的特效药每一次都会有很大变化,这一次针对新冠肺炎的研发,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特效药,在未来研发路径里,如何找到针对这个病的特效药,是重中之重的攻关方向。这是一个不短的过程,药物的研发,所谓的“10年周期,10亿美金”,这是一个在领域里面大家公认的事实,但今天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从头起步的过程,因为多年来针对冠状病的研究,已经持续多年了,很多工作应该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取得成功。
      
      未来还会用血浆治疗吗?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在疫情发生之初,康复者的血浆的治疗是很重要的途径,它除了治疗本身,还为未来综合抗体的研究提供非常有意义的物质基础和研究的思路,我们国家科技部发起的“千人献浆救千人”的计划每一次都让我很感动,这些血浆捐献以后,在重症病人,危重症病人的救治方面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现在基于这些血浆的研究,寻找更有效的抗体,这些工作已经开展的非常有效。
      
      是不是只有造出疫苗才能结束疫情?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在抗疫过程中,所有的手段都是必要的,都是应该储备的,疫苗是一个重要的手段但不是唯一的手段。
      
      完整视频
      
      21:50来源:央视新闻、中国网
      
      责任编辑:胡晨曦
      
      支持我们请点赞或使用评论功能↓↓↓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